摩旅与越野——浅谈长途驾驶综合实力与摩旅中的操控技巧(上) 图章 图章 技术技巧

molv 11月前 381

现在,摩旅群体在摩托车迷圈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无数摩旅爱好者行走在路上,收获着风景,享受着旅行的快乐。但是,并不是每次旅行都能带来快乐,摩旅的路上不只有风景,更隐藏着危险,而导致危险发生的根源,许多时候来自车手自身……

本期特别策划,我们将针对摩旅路上的危险,结合车手自身情况,推出最大限度避免伤害的应对措施。我们的重点工作是增加你的恶劣路面适应能力和应变能力,提升你的长途驾驶综合实力。



摩旅与“木桶”


一只木桶能装多少水,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这著名的木桶理论同样适用于摩旅,你能否安全完成摩旅,取决于你的技术短板。许多出事的摩旅爱好者都是在恶劣路况上被扎中了“软肋”,良好路面上的事故则多源于麻痹大意或另一方的突然加害,与车技的优劣干系不大。譬如多年前一位著名的摩旅人在西行途中,平坦的大道上突然出现没有明显有效提示的施工区,导致车毁人亡。这种情况,再好的技术也是枉然,最大的安全保障则是速度慢一些,为突发情况的出现留出足够的应对时间,所谓“应对”,也只是制动减速。



行在平坦的大道上,在能够达到的安全速度下再略低些,遇到能见度差的路口时提前减速并做好制动准备,就能最大限度地保障安全。但是,复杂路况上的突发情况往往是猝不及防的,那时的唯一补救方式就是本能反应,平时技术的积累则会决定着你的反应是否正确。2006年5月底,笔者(与一老友结伴)第一次驾车进藏,在经过芒康境内一座藏族村落时,被一只凶狠的藏狗追得屁滚尿流,在坑洼的破路上大油门逃窜。当时,在逃出村时遇到一道当地村民用土石堆积的逼来往车辆减速的高坎,根本无法躲避,只能硬着头皮冲上去,我那辆装满行李的铃木复古车就这样两轮腾空飞了出去……结果当然是有惊无险,腾空飞行数米的摩托车平稳落地,只是惊得我一身冷汗。



事后分析这次遇险,之所以毫发无损,得益于当时的正确处理方式——受土坎的角度影响,摩托车在腾空时呈前轮高、后轮低的状态,我在起飞后呈站立状态并尽量前倾上半身,控制住了车身重心,否则必摔无疑。能让我采取正确措施的原因,是从前的越野车林道、山地和场地驾驶经历,越野场地上的日积月累,让我在危急关头下意识地作出了正确的反应。这里所说的“场地”是越野车竞赛场地。虽然我从未参加过越野车场地赛,但在2003年至2005年之间曾是一家越野车俱乐部的秘书长,并利用车辆和场地的便利,闲暇时就去场地上练车,遇到技术瓶颈就请教本俱乐部的高手……虽然曾因飞跃大平台时操作失误摔断了锁骨,但越野竞技的基本动作我都接触到了,并在之后长期的林道、山地休闲穿越中得以发挥和完善。



那次进藏,与我同行的老友则吃了很多苦头——扎了两次胎、断了两回货架、摔了一次车。那次摔车是非常危险的。当时,拍照的我落在后面,追赶时差点在一个急弯里撞到正压在车下动弹不得的他。那是一段浮土中藏着石块的恶劣路面,老友在过弯时轧到碎石上侧滑倒地,正好是倒在向内侧倾斜的外超高上,若无外力协助,根本就无法起身。幸好是倒下不久我就赶到了,如果是遇到大货车经过就危险了。



老友的这次遇险源于他非铺装尤其是恶劣路况驾驶经验的不足,我们两人一路走来,我早已发现了他在这方面存在的问题,让他在前面自由跑,我在后面走走停停跟着他,他也走得很小心。但是,恶劣路况中并不是小心就行了,骑得慢了也一样要摔车出问题。总之,对长期生活在城市和平原公路网发达地区的车手来说,复杂路段驾控技术的不足是许多人摩旅路上最大的短板,导致了大量事故的发生,让旅行甚至生命戛然而止……



长途摩旅不比家门口的通勤代步,你要面对的是未知的路况。记得我第一次跑超过1000公里的摩旅时,在泗洪县马公店境内,禁不住对着眼前像是遭过轰炸的烂路哀叹:“从未见过这么破的路……”在沂河上长达数公里的漫水路面上,看着车轮前方的湍急水流,真的是汗毛倒竖、冷汗直流……



不出门,不知道天下竟有这么多令人赞叹的美景;不出门,不知道天下竟然有这么难行的路。这是本人摩旅多年来最深的感悟之一。现在,去过三次西藏的我感觉进藏的路越来越好走了,其他省份的许多地区的行路难度都要超过常规进藏线路。譬如贵州、云南、四川等地,大山深处的狭窄盘山公路遇雨极易塌方,行在泥泞陡峭的悬崖边缘,是对车技的极大考验。



远的不说,只说说近两年的摩旅经历。2016年夏末,摩行黔东南时,在黎平县去剑河县的深山小道中遭遇一段几十米长的山顶塌方,宽度不足一米的破碎泥泞路基下方就是几十米深的悬崖。在这里,骑车的当地山民都老老实实下车小油门推过去,但我的车加上行李太宽了,推车时根本没有立足之处。回头折返要多走100多公里路况很差、很险的山路,实在是不甘心,就冒险闯了过去……今年春天随雅马哈车队进藏,在丙察察线上再次遇到塌方,碎石覆盖路面形成一个表面极不平整的凸起石碓,左下方就是悬崖下汹涌的怒江。当时,在领队的安排下,车队成员合力抬车过塌方区,但我认为我能骑过去,不想麻烦队友们,就一扭油门冲过了碎石堆。至今脑海里仍印着车队后勤杜小华在我通过时的吃惊表情,显然他是认为我太冒险了,又不好意思当着大家的面说我……



真的是冒险吗?在没接触过越野运动的人眼里,我在上面所说的黔东南悬崖路段和丙察察塌方路段的行为的确是冒险,但本人早已过了冲动的年龄,看似冒险,实则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在不清楚自身实力的前提下的鲁莽冒进才是冒险,许多在摩旅路上折戟沉沙的车手正是源于此。在近年来出事的熟人中,我发现很多人的公路(铺装路面)驾驶技术还是不低的,过弯速度更是令我仰望。通过比较,我还发现:在摩旅中,越野车爱好者的出事几率明显低于公路飙车爱好者。记得有次跟一个曾参加过某企业赛道培训和多场公路赛的朋友去伏牛山,一遇到破路,原本远远行在前面的他就会远远落在我的后面吃灰,在311国道平顶山境内,实在受不了的他想加速超越我,还没到我跟前就一下子滑进了稀泥坑……



总之,长途摩旅会遇到各种恶劣的路况——矿区坑洼不平的破路,山中矿场周边的砂石路,平原地区路面被彻底破坏的翻修路段,令人胆寒的深山非铺装狭窄悬崖路段,洪水肆虐的水毁路段,雨季泥泞的土路……即使你是moto GP 赛道的高手,遇到上述路况也只能老老实实降下速度。但是,哪怕你只跑过几场越野场地赛或拉力赛,在这里也能如鱼得水般跑得酣畅淋漓。写到这里,突然想起执行上期杂志“在他乡”栏目时,上海老摩旅老马的一段话:摩旅中掌握一些基本的越野常识是非常有必要的,它比如何把胎压满重要得多……老马所说的“越野常识”其实就是越野车操控技巧,而这正是众多摩旅爱好者的“软肋”。


未完待续......@杜启弘 摩托车杂志

收藏列表 (0)
还没有人收藏过本帖~
看过的人 (4)
  • Bob
  • 不老松
  • guduv1
  • molv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